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情感講述>

那句“嫁給我”吧 讓我等得好累

來源:運城晚報發佈者:時間:2020-12-18

□記者 孫芸苓

本期嘉賓:小狄,女,34歲,自由職業

期待的那句話一直沒有等到

我有過一次短暫的婚姻,因為不合適,結婚不到半年就離婚了。兩年後在朋友的介紹下,我認識瞭如今的男友安馳,他沒有結過婚,我沒有隱瞞過婚史,讓我感動的是他並不在乎我的過去,於是我們就相戀了。他是外地人,在運城一個公寓租了間30多平方米的房子,我們就像夫妻一樣生活在了一起。

他人很好,我感覺我們兩個也合適,讓我苦惱的是,好像他一直都沒有結婚的打算。這讓我很忐忑,我是已經有過一次婚姻的人,耽誤不起,找個合適的也不容易。我是奔着婚姻才和他在一起的,兩年的感情,我也不能一下子就放棄。他是外地人,我私下想和他一起去一個陌生地方重新開始。

我們在一起,只要不提結婚,一切都沒有問題,他對我寵溺有加。可是,只要我提結婚的事情,他就會情緒糟糕,甚至和我冷戰。

我一直渴望結婚的情緒,使我們兩人迅速產生隔閡和分歧,因此兩人分分合合。我在爭取、糾結、抗爭過後,依然是沒有結果地等待。有時我實在逼急了,他總會給我承諾:“我愛你,等我將來掙了錢,我一定娶你……”可是,我不知道掙多少錢才是他的目標。

我最近突然很失落,因為身邊幾個要好的閨蜜都陸續結婚了,其中一個離婚帶着孩子的閨蜜小夏也找了合適的結婚對象,準備結婚了。

面對家裏人的嘮叨,面對那些抱着孩子的同學朋友,我只能逃避。

我最近很宅,都不想出門,同學聚會,單位年輕人的婚禮對我都是刺激。看着大家異樣的目光,我的自信被擊垮了,甚至心生悲哀,不甘心和不安心使我心情糟糕到了極點。

同學的婚禮上

他麻木的目光擊傷了我

上週閨蜜小夏要結婚,我們一羣好友都去祝賀,我特意把安馳也帶上了,他這次沒有拒絕。我想着,到時候同學們一起鬨,他説不定會動心,給我一個準話。

我還奢望,他也能被那種神聖的婚禮場面所打動,動一動結婚的念頭。然而我還是低估了他的麻木,其實,閨蜜的婚禮策劃得特別感人,在場的許多人都跟着哭得稀里嘩啦的,我還注意了一下安馳,他竟然一臉茫然,心無旁騖地玩着手機遊戲,不知怎的,那一瞬間他的麻木擊傷了我。

吃飯的時候,有同學問我倆打算什麼時候辦事。沒想到我剛要張口搪塞説我們還沒定日子呢,安馳特別坦然地冒出一句:“我們還沒有結婚的打算……”在場的所有同學都吃了一驚,不解地望着我。可我能怎麼辦?難不成立刻跟他翻臉?那樣得多讓人家笑話啊,就跟我多想把自己趕緊嫁出去而對方不肯埋單似的。我只能嬉皮笑臉地給自己找台階下:“是啊,我才不願意剛出狼窩又入虎口,被人給拴住呢。”他聽了這樣難聽的話,也沒有太大的反應,我的心就沉入了谷底。

他沒有結婚的打算

我的心被憂慮填滿

我和安馳在一起已經兩年了,我們兩個可以説是志趣相投,彼此特別懂對方的那種。安馳是那種非常討女孩喜歡的男人,他高高帥帥的又捨得為我花錢,他會記住我的生日並送我禮物,剛談戀愛的時候經常會給我驚喜。

我知道他是單親家庭的孩子,他媽媽當年因為和他爸感情不和離婚後走了再沒有回來。他從小和父親相依為命,對婚姻沒有好感,甚至可以説是懼怕。

我記得以前和他討論過婚姻,他説了好多結婚的弊端,我當時沒有太當回事。其實,安馳並不像其他不願結婚的男人那樣花心。相反,他是個特別老實又很重情義的人。起碼在我們同居的兩年裏,他對我非常專一,他經常鄙視那些朝三暮四的男人,説他們太不男人。

這兩年來,我倆幾乎沒吵過架,他專一、細心、體貼、浪漫,我覺得他簡直就是好男人中的好男人。有時我認為,能和他在一起是自己的福分。那一張結婚證和他對我的愛相比,是那樣微不足道。

他説,我們雖然不結婚,但他這輩子都會對我負責任,還發誓今生只愛我一人,只要我不離開他,他就會永遠守護在我身邊。説實話,當時我真覺得有這份愛就足夠了,愛情原本就是很簡單的事,兩個人在一起甜蜜開心就好了。

沒有希望的同居

讓我越來越尷尬

一晃兩年了,如今,我已經34歲。記得剛上班那會兒,看到身邊有幾個奔三的同事,會覺得她們比自己大很多。當時有一個姐姐沒對象,結果在單位裏幾乎就成了“老大難”,領導們都熱心地給她牽線搭橋。沒想到現在輪到我了,這兩年年初部門開會的時候,領導都會特意囑咐我一句:“小狄,今年如果有結婚安排的話,別忘提前打招呼。”我都是尷尬地一笑置之。

朋友和親戚們也都催我説,女人一過30歲就老得特別快,不僅是容貌,還有心理。加上身邊不少同齡人都結婚生子了,整天在家裏忙得不可開交,我覺得自己的朋友圈越來越小了,變得很孤單,缺乏安全感。

或許是受周圍環境的影響,我的心態也漸漸發生了轉變。按照安馳的説法就是我變“俗”了,竟然開始渴望婚姻,渴望穿上婚紗,渴望他拿着戒指戴在我手上那瞬間的幸福。

我試探地問他對婚姻的看法是否有所改變,沒想到他的態度則是在原來恐懼的程度上又增加了幾分不屑。我也曾思考過,安馳為什麼如此排斥婚姻,難道真因為從小父母離異導致他對婚姻的不信任?可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多了,有幾個像他這麼偏激的呀!

我平時就稱呼安馳為“老公”,那天我婉轉地向他表達了結婚的想法,我説:“老公,你願不願成為我真正的老公?”最初,他以為我是在開玩笑,沒當真,後來我又鼓起勇氣很認真地跟他説了一次,他彷彿不認識一樣看了看我,瞪大眼睛問我是不是瘋了。他説:“婚姻就是愛情的墳墓,你願意我們的愛情被葬送嗎?”到最後他煩了、我也煩了,無奈之下,我提出了分手。

雖然提出了分手,我還是渴望他能懂我的心,趕緊找我爸媽去提親。

那句“嫁給我吧”,我等得好累

分手後的我狀態很不好,可我也積極努力地調整心態。我反覆告訴自己,我是要結婚的女人,家對我來説是必需的,一定要趕在自己35歲之前出嫁。

我也從網上認識了兩個男人,走動了幾次。可其中一個太死板,倒是衝着結婚來的,但總覺得在一起無話可説。另一個則不是什麼規矩人,才走動了三次就對我動手動腳的。我有些生氣地提醒那個人放尊重一些,可他卻嘲笑我假矜持。我覺得自己受了奇恥大辱,跑到衞生間哭着撥通了安馳的電話。結果,沒過半小時,安馳就出現在我的面前。

安馳氣極了,若不是我阻攔,他非要替我去教訓那個男人。從他的神態中,我知道他確實是在乎我,他請求我回到他身邊,我流着淚點了點頭。那一刻,我多麼渴望他能深情地對我説:“嫁給我吧!”但他沒有。

(本文所涉及是姓名均為化名)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