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情感講述>

鄧克明 以正載藝

來源:運城晚報發佈者:時間:2020-12-25

□記者 王捷 文圖

▲鄧克明在認真刻印

方寸間,盡顯正大氣象。

一把刻刀,一塊印石,經過他的雕琢,便有了温度、有了生命、有了靈氣。

河東書畫界的同仁對他的篆刻不吝讚美,全國各地的書畫名家也會慕名前來。

在長輩眼中,他謙卑、誠懇;在朋友眼中,他厚道、真實;在同輩眼中,他誠信、實在;在學生眼中,他善良、認真……

作為一個靠自己打拼的民間文藝工作者,一路走來,他用自己的“正”,為自己搭建了實現夢想的平台,亦為社會貢獻了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他就是鄧克明,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,中國硬筆書法家協會會員,河北美術學院特聘教授,山西省書協理事,山西書法院創作員,運城書協副主席,運城民盟書畫院副院長,河東印社副社長,河津市書協主席。

他的背後有着怎樣特殊的奮鬥故事,又會給我們怎樣的啓示?近日,記者在運城見到了鄧克明。

正氣 甘坐冷板凳

1971年,鄧克明出生於河津市東黃村的一個普通農家。他在運城美術學校上學時接觸到美術,從此便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。1989年,他考入運城市藝術學校,開始正式學習美術、書法。一次,他去同學家玩,看到同學的父親、原河東博物館副館長尚勤學正在篆刻,瞬間就喜歡上了這小小的印章。

尚勤學和鄧克明另一位同學的父親任希漢,是當時運城有名的篆刻家。因此鄧克明特意買了一些石頭和刀具自己練習,經常拿着刻好的印章,去請教兩位老師,以查找自己的不足。

當時著名書法家陳曦代鄧克明的書法課,還會講解一些有關篆刻的知識,告訴他印宗秦漢,書法篆刻都要從古人入手。正是在這個階段,鄧克明走上了篆刻的正道。

那時,班裏只有鄧克明一個人刻印,很多同學的書畫作品需要印章,都來找他刻,他全部應承下來,且分文不取。

學校畢業後,鄧克明開始在社會上打拼。和幾個朋友幹了幾年裝潢後,他決定“重操舊業”,開始辦美術書法篆刻培訓班。其間,他還師從著名書法篆刻家荊觀聖先生。“我自己骨子裏還是喜歡書畫篆刻。”他説。

如果僅僅是養家餬口,培訓班完全可以繼續開下去。但是在教授學生的過程中,他漸漸覺得自己力不從心。“絕不能誤人子弟”這一想法,讓他決定出去進修。

2006年,他揹着鋪蓋行囊,拎着行李箱,成了“北漂一族”,在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書法院研究生課程班,開啓了為期一年的脱產學習。那時家裏並不富裕,就連他去學習的兩萬元學費都沒有,妻子特意從孃家借了錢讓他交了學費。

這一年,是他從藝路上一個非常大的轉折點,他走上了專業的學習之路。那時,中國書法院原院長、中央美術學院教授王鏞等名家都是他的老師,他的100多位同學也大都是中國書協會員、各省的書法骨幹等,這讓他看到了大家的水平,也看到了自身的差距。

正道 肯下笨功夫

如何減少差距,對於鄧克明來説,只有不斷向老師請教、向優秀的同學學習、反覆練習。

只要老師一有空,他就會拿着自己的印譜或作品,請老師指導。他知道,老師的一句點撥,會讓他非常受用。

他刻的一方“慎獨”印,得到了書畫篆刻大家石開老師的肯定:“這方印是可以傳世的。”老師一句鼓勵的話,往往會讓學生受益終生。“其實現在回頭看,當時刻的印還比較稚嫩,但是老師的這句話給了我很大的鼓勵。”他説。

當時同學們聽了老師的評價後,都知道他印刻得還不錯,便都來找他刻印。那一年,是鄧克明有史以來刻印最多的一年,自己創作加上為同學刻印,總數達五六百方之多。

畫印稿、磨平印面、奏刀……鄧克明會根據內容決定篆刻的風格,以及選陰文還是陽文,力求將內容和風格統一起來。如今,刻刀能夠遊刃有餘地在他手中游走,背後是他從零到無數次的不斷練習。

剛開始刻時,傷手是常事兒,稍不留神就會在手上滑個口子,他拿膠布纏上繼續刻。為了節省石料,他磨了刻、刻了磨,把很長的一方練習章,磨到抓不住為止,有時甚至把六個面都刻滿。他開始向更高水平看齊,不斷師古出新,研究齊白石、吳昌碩等近代大家的作品。

藝術沒有捷徑,鄧克明非常認同這個觀點:“沒有走彎路就是捷徑。”

讓他深有感觸的,是在北京畫院參觀大師齊白石的書畫篆刻展。看着櫃子裏齊白石那方非常有名的“中國長沙湘潭人也”印章,他情不自禁,淚水溢出眼眶,趴在那裏看了好久。

“齊老那個印章磨得非常扁了,印面非常大但只剩兩釐米厚。”在講述中,他依然動情地流下了眼淚,“我非常喜歡他的風格,看了他的原作以後觸動很大,再看看他用過的毛筆、刻刀甚至是一些穿過的衣物,我就感覺真的在和大師對話。”

齊白石60歲左右才開始北漂,還來回往返好幾次,這不禁讓同樣在北京學習的鄧克明聯想到自己,一定努力向先賢學習,努力向先賢看齊。如今,鄧克明所刻印章總量也有一萬多方了。不過他知道,這些先賢大師都是集詩書畫印四絕於一身的。要想刻好印,還得汲取姊妹藝術的養分,必須用非常之功下非常之苦,堅持不懈地在藝術的道路上,不忘初心、砥礪奮進。

“篆刻和書畫一樣,都要傳達一種意境、一種思想。要用刻刀來表現書畫的意趣。”他説,“篆刻是‘方寸印面、氣象萬千’,這幾個字放在印面上,就要像一家人一樣各具其態。人與人之間有情感的交流,字與字之間也是有感情的,這樣印面才能渾然一體,打動人心。”

2012年,鄧克明再次選擇去杭州進修,跟隨中國美院博導白砥教授學習。課餘時間,他又找了中國美院書法博士周振老師學習書法篆刻,紮紮實實地從臨摹開始。

這次學習,對他來説是一種心靈的淨化,藝術水準得以飛速提升。“出去學習是必須的,能接觸到全國知名的大家,可以開拓自己的眼界,改變自己的一些不良習氣。”他説,後來他還慕名報了中國人民大學的書法高研班,跟隨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、篆刻藝術委員會祕書長、《中國書法》雜誌主編朱培爾老師學習。

正直 不計名與利

在探索中,鄧克明逐漸摸索出了自己寫意的篆刻風格,古厚、樸拙、浪漫、大氣。短短几年時間,他就在省市書畫界小有名氣,有了一定的成績和榮譽,成為中國書協會員,參加了全國第六、七、八屆篆刻展及西泠印社的幾屆展覽,專業技能也愈發純熟。

一路走來,每一位老師帶給鄧克明的,不僅是技藝上的進步,更讓他明白了以德載藝的重要性,踏踏實實地從藝、做事、做人。

這裏不得不提他的一位老師——著名書畫篆刻家程風子。程風子先生受恩師黃永厚和柳石明二位先生的影響,教授學生從來不收學費,而是全國有意向的人將作品寄來後,他通過看作品的質量來挑選學員。“錄取後他就會親自用毛筆手寫一個通知,並蓋上他自己刻的大印。”鄧克明説,這對學生來説非常珍貴,且很有收藏價值。

去年,鄧克明很幸運報上了程先生的班,一年三次課程,每次跟着程先生去郊外採風12天。程先生音樂造詣也很高,會免費贈送學生自己的專輯和作品集,還會給學生免費題寫齋號。然而,第三次還沒來得及去,程先生就突發疾病去世了,這對鄧克明來説,猶如晴天霹靂,也成了他深深的遺憾。

程先生堅持免費為社會培養書畫人才的精神,深深感染着鄧克明,他希望能把老師的這種公德理念繼承下去。為此,他經常舉辦公益講座、為殘疾兒童義務講學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社會公益。

他的書畫學堂也因為堅持,為社會培養了許多人才。慢慢地,他的知名度越傳越遠,除了運城本地的書畫家外,全國各地的書畫家也會慕名前來或電話聯繫請他刻印,其中不乏很多大家。而鄧克明對這些長輩和老師從來不言報酬,對貧困的學生和書畫愛好者也會給予優惠或免費。

著名書法家王厚祥一次在太原看展覽時,被鄧克明的篆刻作品所吸引,輾轉通過別人聯繫到他求刻幾方印,鄧克明欣然應允。他不收取費用,王先生便提出可否用自己的作品來交換。後來,王先生看了他刻的三方印覺得不錯,又讓他刻了幾方,並給他寄來了相應數量的書作。

第二年,王厚祥先生寫大字創作,需要一些大印,特意聯繫到鄧克明。於是,他給王先生又刻了十幾方印,隨後王先生也寄過來許多作品。還有湖北書法名家金伯興,收到鄧克明刻的印後,特意給他寫了一副對聯。

“他們用作品和我交換,我覺得非常榮幸。這是我們在藝術上的交流,更是我學習的好機會,也是他們對我的一種肯定、提攜和認可。”他説。

正視 常懷謙卑心

雖然鄧克明是河津市書協主席,但當有人問他河津誰的字最好時,他都會推薦河津書協名譽主席、中國書協會員王濤和陳慶軍等人。在朋友眼中,他就是這樣一個謙虛的人。

他會抓住一切機會和同仁交流切磋技藝,向大師請教。只要有人向他提出建議,他都會虛心接受,並不斷探索。他的好友、著名書法家原旭東,是國學大師姚奠中先生的弟子,為此,他特意委託好友將自己的印章轉呈給姚先生進行評鑑。姚先生提出,他的印章比較現代,缺少一種古意,希望他能再深入傳統。這才有了他去杭州進修,從最基礎開始重新夯實自己的舉措。

鄧克明知道,要懂得理解、欣賞、尊重別人。“能者為師。每個人、每幅作品都有其優點,我只有吸收別人的長處,才能融會貫通。”他説。

在他眼中,王陸老師的作品雄渾大氣,荊觀聖老師的作品瀟灑俊逸,趙玉漢老師的作品謹嚴精美,陳曦老師的作品風流儒雅,仇官有老師的作品古厚典雅,每個人的作品風格他都如數家珍。“集眾家之長,能學到老師和同學朋友一點,對我來説就是一種收穫。”他説。

鄧克明這樣形容篆刻:“那是刻刀和石頭碰撞的交響樂。石不能言最可人。”對藝術的探索,帶給了他不一樣的人生感悟和體驗。在他看來,藝術進行到最後,其實就是生命的一種延續。

5年前,鄧克明當選為河津市第六屆政協常委,有了更廣的平台為社會作貢獻。而他也將繼續抱着一顆公益之心、感恩之心回報社會。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