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>

處女作《來處是歸途》兩個月入圍6個國內外電影展——
運城籍導演劉澤:在“等待”中體味親情

來源:運城日報發佈者:時間:2020-12-31

記者 範 娜

劉澤(左二)與《來處是歸途》監製、製片人在海南島電影節上亮相

在12月上旬舉辦的第三屆海南島國際電影節上,運城籍導演劉澤執導的《來處是歸途》讓人眼前一亮。

一位年輕的女觀眾表示,影片最後一個鏡頭讓她想到了一首詩:“至親離去那一瞬間,通常不會使人感到悲傷。真正讓你感到悲痛的是,打開冰箱的那半盒牛奶,那窗台上隨風微曳的綠蘿,那安靜摺疊在牀上的絨被,還有那深夜裏洗衣機傳來的陣陣喧譁……《來處是歸途》我所理解的是,迴歸生命的原始,從來處來,到來處去。”

而這部散發着淡淡文藝氣息的影片,在短短兩個月時間裏,先後入圍6個國內外電影展。其講述的親情故事深深打動了國內外觀眾。

《來處是歸途》劇照

從看電影到拍電影

劉澤出生於1983年,聞喜人,從小在聞喜長大,上大學後才離開家鄉,到太原求學。

提起為什麼會喜歡上電影,劉澤打開了話匣子:“80後的孩子起初接觸電影,大多都是通過縣城的錄像廳。上大學後,我知道了山西有個很厲害的導演叫賈樟柯。忽然有一天,影片《世界》到我們學校選跟組演員,導演就是賈樟柯。那部電影的主演是我們學校的一名優秀老師,叫趙濤,我就是在那會兒也有幸進了劇組。”

這次經歷影響了劉澤,為他打開了另一扇門,令他對製作電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,並全身心投入其中。

從2004年開始,劉澤先後導演製作了《證件》《像電影一樣飛翔》《山那頭》等短片。

“《山那頭》是2006年在聞喜老家拍攝的,拍了半個月,講述的是父子親情的故事。這部短片榮獲第十四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夸克單元劇情鼓勵獎。”劉澤介紹道,2006年大學畢業後,為了生存他做了一些其他的工作,等條件稍好一些,又回來繼續拍電影,因為這個情結一直放不下。

2013年—2017年,劉澤拍攝製作了紀錄長片《三大爺》,2017年、2018年又拍攝製作了紀錄長片《多巴胺》,2018年導演劇情短片《河》,2019年編劇、導演了電影長片《來處是歸途》。

“那時候拍劇情片,牽扯的資金量很大,我就嘗試去做紀錄片,做了兩部,一部《三大爺》,一部《多巴胺》。因為很多原因,這些片子最終沒有公開放映。”劉澤説。

作品沒有公映,就等於是抽屜藝術,但它也有意義,那就是鍛鍊了劉澤。

“拍紀錄片的時候,我喜歡自己掌機,拿機子去跟蹤,也是長時間地去跟蹤一件事。這教會了我如何去觀察生活,怎樣去發掘一些細節。我自己攝影的話,對影像的感覺也會有一個鍛鍊,在拍攝劇情片的時候,我跟攝影師的配合,包括機位跟演員之間的距離,他們之間如何運動,對我來説相對更容易一些。”劉澤説。

從國內到國外

雖然拍了很多片子,但對劉澤來説,《來處是歸途》是他真正意義上的處女作。

《來處是歸途》是一部劇情片,時長98分鐘,是根據小説《等待》改編而成。

2018年年底,劉澤接觸到山西作家李燕蓉的中篇小説《等待》,深受觸動,覺得它離自己很近,跟自己身邊的一些東西也能交織起來,決定把它拍攝成影片。

《來處是歸途》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:女主角夏天回到老家工作,為了幫母親照顧患阿爾茲海默症的父親,整個家庭圍繞父親產生出重重焦慮和重壓,使一家人不得不重新審視生存和死亡的意義。

“我比較喜歡家庭題材的影片。我喜歡日本當代電影大師是枝裕和的作品,其作品表面平靜如水,內裏卻波濤洶湧,我覺得非常棒。他通過一些細節去呈現一些東西,他的台詞可能再平常不過,但仔細去品都會有導演想表達的一些內涵。”劉澤介紹,前期準備這個劇本差不多用了5個月時間。2019年7月中旬開機,到8月初殺青,耗時20多天。

最近兩個月來,《來處是歸途》先後入圍6個國內外電影展:第四屆平遙國際電影展全球首映(觀眾最受歡迎影片獎),第四十四屆巴西聖保羅國際電影節新導演競賽單元,第十五屆塞浦路斯國際電影節阿芙羅狄蒂金獎單元、處女作影片最佳攝影提名,第十一屆金橋國際電影節,第三屆海南島國際電影節“萬象中國”單元,第十三屆齋普爾國際電影節。

影片在巴西聖保羅國際電影節放映後,巴西媒體對影片的報道高達90多次。“那邊好像熱度挺高,很多觀眾跟組委會要了我的郵箱,給我發郵件,還有很多媒體通過郵件發過來很多問題。我的工作人員把西班牙語翻譯後讓我回答,再把我的回答翻譯成西班牙語傳回對方……”劉澤説。

一個來自巴西的學電影的學生給劉澤的信中寫道:“我在聖保羅電影節觀看了您的影片,這是我在這個電影節上所做的最棒的選擇。影片中有兩個片段讓我非常動容並且熱淚盈眶,這種感覺讓我想起了祖父去世的那一天……我非常感謝這部電影,因為我目前正在準備大學畢業作品,這部電影幫助我明白了自己應該怎樣去描寫刻畫失去一個人感覺。”

不少巴西媒體用《這是一部影響深遠的戲劇》《失蹤的靈魂》《一個現實而哀傷的故事》等報道、影評,對《來處是歸途》給予高度評價。

從收穫肯定到期待未來

《來處是歸途》獲得了現場觀眾、影評人以及媒體的如潮好評,讓劉澤非常意外。

“但更讓我意外的是,這部影片還收穫了謝飛、賈樟柯等知名導演的點贊。觀影結束後,謝飛第一時間在評論區留言:出人意料的質量紮實,山西話劇舞台的老演員精彩,導演把眾多家庭單元住房內的場景調度得真實、流暢,長鏡頭也很出色……”劉澤説。

賈樟柯在發佈會現場單獨提到了這部影片:“今年‘山西出發’這個單元反響特別好,包括像劉澤導演的作品,我看了很多評論,那天謝飛老師去看了,看完後他很驚豔、很喜歡這部電影,覺得山西還真是一個出導演的地方。我覺得未來新的平遙電影展團隊如果有一種精神能夠傳遞的話,我希望他們能夠繼續支持本土電影……”

同時收穫中國第四代導演的領軍人物謝飛、第六代導演的代表人物賈樟柯的肯定,劉澤形容他的心情:“自己終於交了一份優秀的畢業作品,電影學院畢業了!”

面對自己的導演處女作收穫的如潮好評,劉澤説:“其實有一段時間,我對自己喪失了判斷,我不知道自己做的東西好不好。而這部影片收穫的認可,給了我一個動力和鼓勵,讓我有信心繼續走下去,拍下一部片子。”

《來處是歸途》將在2021年走進院線,在大銀幕上與更多觀眾見面。

“真正的成功在於家人的理解和支持。我是土生土長的運城人,對家鄉有很深的感情。我的根、我的所有美好的記憶都在運城。期待有機會能回運城創作,拍攝一部關於家鄉的作品。用我的作品回報家鄉的父老鄉親,期望老鄉們能看到我的作品、喜歡我的作品。”提起家鄉,劉澤滿懷深情地説。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