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河東映像>

酒之起源與蒲州桑落酒

來源:運城日報發佈者:時間:2021-01-07

■楊孟冬 曹中義

河東地區物華天寶,人傑地靈,歷史悠久,文化燦爛。而酒文化,亦源於河東。特別是歷史名酒“蒲州桑落酒”,自北魏以來一直是歷代朝廷貢品。

儀狄造酒 始於夏禹

先秦呂不韋《呂氏春秋》曰:“儀狄造酒。”唐代徐堅《初學記》卷二十六引《世本》説:“儀狄始作酒醪,變五味。”西漢劉向《戰國策·魏策二》載:“昔者帝女令儀狄作酒而美,進之禹。禹飲而甘之,遂疏儀狄,絕旨酒,曰:‘後世必有以酒亡其國者’。”以上古文的意思是:遠古時,堯的女兒命令儀狄(虞舜後人)造出了味道很好的酒,夏禹飲後感覺很醇美。可是,夏禹不僅不獎勵造酒的儀狄,反而疏遠了她,自己也與美酒絕緣,並告誡屬下説:“後世一定會有因為酗酒而誤國的君王。”這樣的結局,可能連儀狄本人也始料不及。可惜,因夏禹對酒的認識觀不同,竟使這位應摘取桂冠的造酒鼻祖,讓位後來的杜康了。然而,被夏禹不幸而言中的是,最後導致夏朝滅亡的正是他的子孫夏桀。夏桀寵妺喜,造瑤台,大搞“肉林酒池”,導致亡國,成為笑談。今夏縣有儀門村,傳為“酒祖”儀狄故里。儀門在當地方言中又叫窨頭。窨頭之義,是否等同於存酒發酵的“地窖”呢?還需進一步考證。

杜康造酒 有跡可循

東漢許慎《説文解字》曰:“古者儀狄作酒醪,禹嘗之而美,遂疏儀狄,杜康造秫酒。”杜康何許人也?他又是怎樣造“秫酒”的呢?西晉江統《酒誥》曰:“酒之所興,肇自上皇;或雲儀狄,一曰杜康。有飯不盡,委餘空桑,鬱積成味,久蓄氣芳,本出於此,不由奇方。”這為我們考證杜康造酒提供了重要資料。關於杜康其人,史書與傳説歧異並出,其中兩種主要説法都與鹽湖區馮村鄉的杜村有關。一説杜康即少康。他是夏禹的第四代孫,是夏代中興之君,歷史上有“少康中興”之説。少康,又稱“夏康”。而“夏”與“杜”古韻在“魚”部,音相近可以通假,故“夏康”亦稱“杜康”。少康登帝位後,曾返回安邑(城址在今夏縣禹王鄉)祖居地,部分族人遺落於河東鳴條崗一帶,將造酒技藝傳播當地,故這一部分族人所居地稱“杜康故里”,即名杜村。另一説杜康為周大夫杜伯之後,善造酒。周宣王四十三年(前785年),杜伯受周宣王寵妾女鳩誣陷被殺。杜伯之子隰叔逃到晉國避難,落腳在河東鳴條崗一帶,由於杜伯家族有位“杜康”善釀酒,造酒技藝便在當地傳播開來,其所居地杜村稱為“杜康故里”。今鹽湖區馮村鄉杜村有“杜康墓”遺址,其究竟是“少康”之墓,還是“杜康”之墓,暫不能妄下結論。

蒲州桑落 名酒先河

中國是“酒的王國”,自古以來,以酒馳名的酒鄉、酒坊遍佈各地,形成了神州大地蔚為壯觀的一大文化景觀。在成千上萬種酒品中,真正能稱之為“名酒”的卻鳳毛麟角。而可稱之為“名酒”先驅的,當數歷史上的“蒲州桑落酒”了。北魏時期,釀酒業十分興盛。蒲州桑落酒無論在生產規模還是生產技術上,都躍升到了成熟高峯階段。北魏賈思勰的《齊民要術》,是我國目前保存最完整的一部古代農書,全書共記載了40多種酒,桑落酒則位列其中。北魏酈道元在對河東鹽池深入考察時,當是早聽説過桑落酒之名氣,想必也一定觀摩了生產基地蒲坂才有了親身體會,記述才那樣的生動和具體:“(河東)郡多流離,謂之徙民。民有姓劉名(白)墮者,宿擅工釀,採挹河流,醖成芳酌,懸食同枯枝之年,排於桑落之辰,故酒得其名也。然香醑之色,清白若潃槳焉,別調氛氲,不與他同,蘭薰麝越,自成馨逸,方土之貢,選最佳酌矣。自王公庶友,牽拂相招者,每雲與索郎有顧,思同旅語,‘索郎’反語為‘桑落也’。”(見北魏酈道元《水經注》卷四)無須斟飲,只品評這段文字,就使人餘香滿口,回味無窮。桑落酒的創始人劉白墮,當是居住在河東蒲坂的“徙民”,縱然其有着高超的釀酒本領,假若沒有蒲坂地域特有的甘泉、桑椹等生產原料,那也只能是“巧婦難為無米之炊”了。可以這樣説,是蒲坂成就了劉白墮,同時也成就了中原酒文化的發展和繁榮。當時,桑落酒不僅被指定為貢品,且以“飲之香美而醉”譽滿京師,成為“遠相餉饋”的最佳禮品。也許是飲了桑落酒真能使人走進超然灑脱的境界,世人還把它形象地譽作“鶴觴”或“騎驢酒”。北魏末年,刺史毛鴻賓攜桑落酒前往南青州赴任,不料途中遭遇劫掠。然而,盜匪一見到桑落酒就樂不可支,忘乎所以,最終因醉倒反被擒拿。故而,桑落酒戲劇性地被冠上了“擒奸酒”的名號而風靡九州。江湖遊俠遂傳曰:“不畏張弓拔刀,惟畏白墮青醪。”足見桑落酒在當時的社會影響。(見東魏楊炫之《洛陽伽藍記》卷四)“蒲城桑落熟,灞岸菊花秋。願將河朔飲,分勸東陵侯。”(見清乾隆版《蒲州府志》卷之二十二)這是北周驃騎大將軍、開府儀同三司,倍受後世詩聖杜甫推崇的文學家庾信,對蒲州桑落酒的鐘情和讚美。能受到杜甫賞識的,詩風當是寫實的。蒲坂桑落酒,北魏始制就盛名全國,而庾信寫這首詩當是150年之後的事了。庾信把桑落酒與京師長安灞河兩岸盛開的菊花相媲美,説明桑落酒在北周時已是“中原佳釀”。千年之後的今天,當我們吟誦這首詩的時候,春醪般的芳香依舊沁人心脾。到了隋代,蒲坂桑落酒非但沒有縮減規模,反之倍受朝廷重視。“隋蒲坂縣有酒官,蒲州刺史監之,是為‘蒲城桑落’。”(見清乾隆版《蒲州府志》卷之二十三,事紀)桑落酒風靡河朔(黃河以北),拿現在的話來説就是市場廣闊,經濟效益良好,朝廷勢必就要實行規範化管理。當然,和當時的河東鹽池一樣,朝廷最主要的目的當是要統籌桑落酒的產銷,從而實現經濟利益最大化。一定意義上講,桑落酒的價值就躍升到了政治經濟的高度,成為王朝的支柱產業。朝廷任命蒲州刺史監督桑落酒的釀造和管理,將桑落酒正式稱名為“蒲城桑落”,蒲坂縣儼然國之“酒都”,其釀造規模和釀造質量可想而知。當然,我們今天已然無法目睹“酒都蒲坂”的繁盛景象了,但桑落酒猶如“沖天香陣透長安”的金菊,仍然香徹河東,久彌不散。據傳,蒲城桑落,色如玉,清冽甘醇,飲之滌心蕩肺,隋文帝將其視為“珍品”,寵愛有加。當時,禮部尚書楊尚希患有足疾,經年不愈,隋文帝就委派他到蒲州當刺史。“上(隋文帝)謂之曰:‘蒲州出美酒,足堪養病,屈公卧治之。’”(見《隋書》卷四十六,列傳第十一)楊尚希,弘農(今陝西華陰市)人,隋文帝受禪,官拜度支尚書,曾建議朝廷裁汰冗官,撤併州縣,被隋文帝倚為重臣,後擢升為禮部尚書,並授上儀同。就因為蒲州是個好地方,民風淳樸,物產豐饒,拿現在時尚的話來説,蒲州在當時就是全國最宜居型的城市。想必,這位患有足疾的刺史大人在蒲州任上,不必出門就可以天天飲得新鮮醇美的“蒲城桑落”了。楊尚希性情弘厚,頗有文氣,對於隋文帝的特殊照顧,當然不勝感激,儘管年邁體衰,在蒲州刺史任上仍盡職盡責。《隋書》記載:“(楊)尚希在(蒲)州,甚有惠政,復引瀵水,立堤防,開稻田數千頃,民賴其利。”在蒲州這片熱土上,楊尚希留下了厚重的足跡。唐代的杜甫、白居易、劉禹錫、郎士元、張渭等,宋以後的陸游、朱弁、賈思勰、王世貞等,歷代文人約有160餘首讚譽桑落酒的詩詞佳句流傳於世。尤其是白居易的《房家夜宴喜雪戲贈主人》和王世貞的《酒品前後二十絕·其五》詩,讓桑落酒的名氣更加風靡九州。白居易的詩共八句,全文曰:風頭向夜利如刀,賴此温爐軟錦袍。桑落氣薰珠翠暖,柘枝聲引管絃高。酒鈎送盞推蓮子,燭淚粘盤壘蒲萄。不醉遣儂爭散得,門前雪片似鵝毛。釋義大致是:夜裏的風就像鋒利的刀子,我們身着柔軟的袍子,圍爐而坐,暖暖的。桑落酒散着芳香,美味的菜餚熱騰騰的;和着管絃樂奏,我們跳起激越的柘枝舞蹈。大家玩起飲酒遊戲,勸飲着美酒,辭讓着蓮子。紅燭淌下“淚珠兒”,黏合在盤子裏,堆砌成一串紫葡萄。大家都沒有醉意,盡興地施禮向主人告別。廳前,飄飛的雪片大似鵝毛。這是描寫風雪夜客棧主人宴請投宿者的詩歌。全詩用詞華美,節奏強烈,雖是嚴冬風雪天,但洋溢着濃濃的暖意。此詩從一個側面,反映了唐代飲用桑落酒的盛行及當時蒲州開放和諧的社會氛圍。王世貞的詩共四句:屑瓊為酒露為漿,超出人間色味香,應從帝女傳遺法,不向河東羨索郎。全詩不僅把桑落酒讚譽為甘露瓊漿、人間珍品,而且還對桑落酒的悠久歷史和文化品位發出了無限感慨。史書記載:隋初,蒲坂縣設酒官,蒲州刺史監釀桑落酒。唐代,河東縣設“芳醖監”專司監造桑落酒。唐太宗時,桑落酒被列為“御酒”,開中國名酒品牌“御酒”之先河。宋代,桑落酒再度被列為“御酒”和貢品。宋太祖令蒲州進釀酒之方,宮中酒概用“蒲方”釀造。明代,桑落酒廣為傳頌,隆慶年間(1567—1572年)錄入《酒史》。清初,桑落酒還一度生產。雍正年間(1723—1735年),“惟(蒲州)楊寡婦家釀者最佳”。(見清光緒版《永濟縣誌》)之後,由於清王朝吏治腐敗,橫徵暴斂,加重酒税,民不堪負,永濟發生了聲勢浩大的“抗酒税”鬥爭。之後,隨着“抗酒税”鬥爭被鎮壓,蒲州桑落酒的生產一度陷入蕭條,漸漸停業失傳。

歷史名酒 重放異彩

新中國成立後,百業俱興,經濟發展,為桑落酒再度恢復生產帶來了機遇。1961年12月30日,《山西日報》刊登了江萍同志的《閒話桑落酒》,引起社會反響。隨即,當時的永濟縣委、政府組織有關部門蒐集資料,認真查詢研究,力圖恢復這一歷史名酒的生產。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,開啓了改革開放大門,為桑落酒恢復生產提供了千載難遇的良機。1979年《山西日報》發表了《釀酒祕方失何處,“桑落”幾時再醉人》,再次激發了永濟人民對重新釀製桑落酒的願望。永濟縣委、政府搶抓機遇,組織力量,懷着“踏破鐵鞋尋祕方,釀造桑落醉今人”的雄心壯志,終於在1979年12月,從北魏賈思勰《齊民要術》和元代宋伯仁《酒小史》中,查到了桑落酒的釀製祕方,又在中條山下一個巨石旁即“望兒廟”下,找到了“桑落坊”舊址,並於次年撥鉅款建起了“永濟縣桑落酒廠”,終於使這一失傳100多年的歷史名酒“桑落酒”重獲新生。1981年春節,新釀製的桑落酒在首都北京首次批量出售。一上市就贏得了廣大顧客的讚賞。1981年,桑落酒在全國名優酒質量年檢會上贏得地方好酒的評語。同年,省政府命名其為“優質產品”;1983年參加全國第四屆評酒會,獲專家好評;1984年榮獲輕工部全國酒類質量大賽銀盃獎;1985年、1986年兩度達到國家優質標準。2011年6月,“桑落酒製作技藝”被列入山西省第三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2012年10月,山西省舜都集團永濟酒業有限公司被命名為“運城市第一批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生產性保護示範基地”。改革開放以來,永濟推出的“桑落酒系列”產品有:紅娘酒、張生酒、鶯鶯酒、西廂酒、蒲州酒、唐牛酒、舜都醇、舜都王、鸛雀樓酒等。尤其是近幾年,得到商標保護的“黑壇桑落酒”(俗稱“黑金”)市場廣闊,備受關注。酒,肇始於河東。永濟,因桑落酒而飲譽千年!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