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情感講述>

走出一座城是為了與你相遇

來源:運城晚報發佈者:時間:2021-01-08

□記者 孫芸苓

本期講述者:立冬,女,36歲,自由職業

採訪地點:天地人和茶藝館

在天地人和茶藝館優雅的環境中,立冬坐在那裏,雙手捧着茶杯和我聊起她的故事。

她説是在《運城晚報》看到我的微信,於是加了我。多年在異鄉漂泊,反而喜歡看家鄉的文章,感覺每篇文章都帶着濃濃的鄉情。

在淡淡的茶香裏,立冬慢慢講起她的故事……

那個很冷的冬天,我告別了初戀

我和初戀男友的戀愛像是一場馬拉松,從開始的激情澎湃,到後來的雲淡風輕,再到後來都有了老夫老妻的感覺,可是我一直沒有等到他説要結婚的承諾。女孩子的羞澀和矜持讓我不敢輕易提起結婚的話題。

我們的戀愛在第五個年頭,終於被時間打敗。説出分手的那一刻,我淚如泉湧,這五年,我們雖聚少離多,也有着各自的無奈和虛幻的夢想,但這其中,也有着對彼此的牽掛和戀愛中的甜蜜。

在咱晉南的農村,自由自在的青春是非常難得的,沒有出去上大學,好像接下來就得談婚論嫁,如果不談婚論嫁,大家看你的眼神都怪怪的。

最終,還沒有等到他向我求婚,爸媽的嘮叨就快讓我崩潰了。

無奈,我們只能分手。在一次日常的語音通話中,他敷衍的態度讓我失望,自尊心受不,便脱口而出,“我們分手吧”。誰知他竟然沒有像從前那樣極力地挽留,我的心有種説不出的感覺,失落和痛苦瀰漫全身。

放下一段情,學會與自己和解

初戀結束後,我不想留在那個小縣城,後來在一個同學介紹下來到成都打工。

一個人的時候,經常會想起我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,有時候實在想他了,我會忍不住給他發短信:“你還好嗎。”

他平淡地回覆:“一切都好……”

其實,有些感情錯過了,雖然心裏還有百般的不捨,但那人已經在萬水千山之外了。到一個陌生的城市,有個好處就是熟人少,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。忙着擠地鐵,忙着應酬,忙着餵飽肚子,忙着學習新的知識,忙着加班。日子過得充實了,心中的那個人慢慢地就成了一個影子,後來,那影子也變得淡了。

剛開始從同學那裏得知他相親的事情,我心裏還有些酸酸的。可是後來再有他消息時,我的心已經很平靜了,好像她們説的只是電視劇中的某個橋段。

漸漸地,我對這個城市熟悉了,也有了新的朋友。偶然也會有半生不熟的男生向我示好,可我從來沒有心動過。

我不是驕傲,而是感覺沒有遇到對的人,那時的我,其實並不清楚想要什麼。只是那麼忙碌着,偶爾發了獎金,我會選擇一次自己嚮往的旅行。

我十分喜歡旗袍,覺得旗袍有一種古典的美。可是,如果沒有合適的手鐲搭配總感覺差那麼點意思,我便想着給自己買個漂亮的手鐲。

於是,我突發奇想就去了雲南打洛鎮。我在那個小鎮住了幾天,先是到那裏的幾家玉石商店和批發市場逛了逛,給自己買了幾件經濟實惠又好看的翡翠飾品。其實,這是一次説走就走的旅行,我當時就只想買個鐲子,在網上查的時候,發現有這樣一個有趣的小鎮,便在網上訂了飛機票,直接飛到瑞麗,然後再坐大巴到打洛鎮。

我一人在寨子裏閒逛,發現寨口有兩棵20多米高的大榕樹,彼此糾纏着長在一起,被當地村民稱為“情侶樹”,樹齡有200多年。當地人説,在那個樹下許願,一定會遇到愛你的人,並相伴一生。我也悄悄在心中許願,希望很快遇到我的另一半,並與他相伴永遠。

許完願,我抬頭望着那兩棵枝葉繁茂的樹,枝幹在空中相互交織,腦海中浮現出舒婷《致橡樹》中的詩句:“根,緊握在地下;葉,相觸在雲裏。每一陣風過,我們都相互致意,但沒有人,聽懂我們的言語。”

我喜歡這樣的感覺,兩個人如果相遇了,在一起,能像兩棵樹一樣紮根在某處,多麼詩意,我渴望這種地老天荒的愛情。

舒婷的詩,拉近了我們的距離

從雲南回來,我拍了一張手腕上鐲子的照片,並附了舒婷的幾句詩發在朋友圈。沒想到留言的人很多,有的是問我在哪裏買的手鐲,有的問我去了雲南哪裏。我發現朋友圈的人對玉石和翡翠非常感興趣,就想做點這方面的小生意。於是,我打了當時留的一個老闆的電話,想買點玉石小件做生意。

老闆對我有印象,我就進了些手機吊墜、項鍊墜等小東西,在微信羣裏試着賣。開始生意不是很好,但在我的堅持下,生意慢慢好了起來。於是,我建了微信羣,和大家一起學習鑑定翡翠的常識。

阿祥是主動加我的,説喜歡雲南,也喜歡翡翠。後來,我們私下裏聊了幾回,他慢慢開始早上和晚上固定地向我問安。開始沒太在意,後來似乎形成了習慣,我每天都在等待着什麼,好像對他有了一種依賴。

慢慢地,我知道他是個廚師,在成都打拼了幾年,如今是一個特色餐廳的主廚,一個月也有上萬元的工資。阿祥説,喜歡成都這個城市,雖然公寓是租的,除了自己的生活費和日常開銷外,還能給家裏寄點、自己攢點。

我也簡單地告訴他我的情況,如今在一家大型超市的化妝品櫃枱做服務員,每天很累,但工資穩定,有事的時候還可以輪休。

然後我們説起各自的夢想,我説喜歡讀舒婷的詩,很嚮往詩裏那些美好的愛情,比如舒婷的《致橡樹》:“如果我愛你,絕不像攀援的凌霄花,借你的高枝炫耀我自己……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作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……”

他發過來一句:“與其在懸崖上展覽千年,不如在愛人肩頭痛哭一晚。”我知道這是舒婷《神女峯》的最後兩句,他發過來這句,我心裏一驚,看來這個小廚師心裏也有詩啊。那一刻,突然就拉近了我們之間的距離。

一天,他發來微信説:“有時間我們見一面吧。”我發過去一個微笑的表情並回復:“好的。”這個微笑發了好一段時間,都沒有音訊,我也不好問他什麼時候見。

那個願意給你婚姻的男人,是最好的遇見

一個星期六的下午,他説會到我的商場來,我有種莫名的忐忑。

我給自己化了個淡妝,並給他發了我的位置。但等了半天,都不見他的影子。後來我招呼一個顧客買東西,等我忙完,一個有磁性的男聲在我耳邊響起:“請問,這隻口紅多少錢?”

“188元,今天可以打七折……”我話沒説完,抬頭看見一個個頭不太高、濃眉大眼的大男孩站在對面,目光裏都是笑意。我心怦然一動,直覺告訴我是他,因為他的微信頭像是個遠景,但依稀能辨認出模樣。

我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,跟旁邊的同事告知我有事,讓她招呼一下櫃枱。

我們兩個來到了商場旁邊的一個咖啡屋裏,要了兩杯咖啡。

他長得不算很帥,但眼睛很明亮,看着十分樸實。我們聊了不少話題,他給我講了他在這個城市多年的經歷,還説了家裏的情況。

聊着聊着我發現他竟然和我是老鄉,而且我們兩個的村子離得不遠。他説他是家裏唯一的男孩,上面有個姐姐已經出嫁了,父母在農村種了幾畝果樹,日子過得還算殷實。

我也説了我家的簡單情況。我們彼此沒有一點陌生感,就像多年不見的親人一樣。

後來,他請我吃冒菜,每選完一種菜都讓我看看,是不是我喜歡吃的。我感覺他很細心,是個暖男。那頓飯雖然簡單,但我們吃得滿意,聊得也盡興。

臨別,他送給我一個小盒子,我打開一看,竟然是我們那個專櫃的口紅。看我疑惑,他解釋説是趁去衞生間的時候,到櫃枱買的。禮物雖然小,但第一次見面總不好空手。

我沒有推讓,收下了他的禮物。然後,我們開始了交往。一有時間能輪休,我們就去約會,一起看電影、看美術展覽,一起逛成都周邊的古鎮。説實話,我到成都工作幾年了,都沒有到周邊玩過。和他在一起我感覺很快樂,心裏不再孤單。我們兩個約定,等我們攢點錢,就回家結婚。

去年年底,我們互相見了父母,我父母感覺他是個實在人,他父母也很喜歡我,我們在老家很快就訂婚了,讓我驚喜的是,他竟然還給我買了個鑽戒,雖然不大,但我很滿足。

如今,我們兩個還在成都這個美麗的城市工作,我們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在這裏安家。有了愛我的人,我對未來充滿希望。我慶幸自己當初有勇氣選擇離開那個讓我傷心的縣城,走出去又是一片天。有時候我想,緣分真是奇妙,或許當初我來到這裏,只為了這一場美麗的遇見吧!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