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河東映像>

母親的餶圈饃

來源:運城晚報發佈者:時間:2021-01-11

□魯玉琦

母親做的餶圈饃很好吃,只有過生日我才有這口福。

每當我生日那天,母親像過節一樣高興。她笑眯眯地從瓦罐挖出白麪,倒在和麪盆裏,加些備好的酵母,再加一些花椒葉、葱花、芝麻、鹽,打一個雞蛋進去,然後用温水和麪。和好的麪糰,像一個倒扣的小細瓷碗,表皮細膩光滑。

過了晌午,盆裏的麪糰虛胖胖鼓起來。母親在案板上一遍又一遍地揉,一直揉到麪糰勁道十足,最後捏成一個圓圈,像碗口那麼大,有黃瓜那麼粗。

餶圈饃是在柴火炭裏連烤帶焙的。做飯燒硬柴,有了火炭才具備烤饃的基本條件。母親顧不得吃飯,坐在鍋圪嶗前,將生饃埋在剛燃燒過的火炭堆裏,盯着火炭,嗅着氣味,就像她坐在炕頭繡花一樣認真。火大,餶圈饃會烤煳、烤焦,變成黑圈圈,像鍋底的黑炭,那還咋吃?火小,烤出來的餶圈饃皮幹、發白、發灰,裏邊還是生的。要想剛剛好,非常考驗技術和耐心。母親的心平靜得像一潭水,不急不躁,一會兒翻轉饃,一會兒又用火炭埋嚴實。她將頭伸進鍋圪嶗,臉烤紅了,額頭蹭了鍋黑,但她都毫不理會,仍然耐心觀察,憑經驗拿捏火候,靠精工細作等待餶圈饃出爐。

饃香從鍋圪嶗竄出,預示餶圈饃熟了。母親用火棍小心挑出來,餶圈饃外觀焦黃,煞是好看,拿在手裏熱乎乎的、硬邦邦的,但我捨不得馬上吃。過一會兒要吃時,我會自覺地先掰半個給母親,這是規矩,為啥要給,母親説:“兒生日母難日。”

餶圈饃嚼着很有味道,張口一咬“咯吱”一聲,焦脆的外皮裂開,就像咬破一塊南糖點心一樣脆爽,裏面的饃像烘烤的麪包一樣酥軟,軟硬搭配,才是最可口的。一股麥香伴隨調味品的香氣溢出,在口腔迴旋,刺激味蕾細胞,我真捨不得嚥下去。饃吃完了,嘴巴還是香的,開口説話噴出一縷香氣,像是在告訴人們,今天生日我吃了餶圈饃。

幼時撒嬌,坐在母親懷裏,一手拿着餶圈饃,一手在母親慈祥的臉上撫摸。我的心像花兒一樣怒放,嘴裏嚼着的餶圈饃更香了,更有母愛的滋味。

年齡稍大就不往母親懷裏鑽了,手拿餶圈饃到處跑,搖晃在別人面前,也是一種“炫耀”。生日即使犯點小錯誤,母親也不會追究詰問。我拿着餶圈饃在村裏轉悠,就像放了繮繩的小馬駒,放蕩不羈,四蹄撒歡。我邊走邊吃,餶圈饃為生日增添了很多快樂。

有一次生日,我沮喪着臉回家,一見母親就哭了。我委屈地嗚咽着説:“帶項圈的小男孩説:‘餶圈饃沒有項圈好,為啥你沒帶項圈?’”我羨慕帶項圈的小男孩,銀白色的長命鎖吊在胸前,看着像藝術品,拿在手裏是寶貝。

母親聽後嘴角露出一絲笑意,她拿出剛烤好的餶圈饃,像魔術師一樣,把餶圈饃套在我的脖子上。我一臉驚愕,母親啥時候學會了變戲法?原來餶圈饃掰開後,接口插上小木棒,就合在一起了。

父親捋了捋鬍子,一本正經地説:“餶圈饃吃着是饃,帶在脖子是項圈,一舉兩得,同樣是保佑平安。”

我的心就像黑洞裏射進一縷陽光,照得亮堂堂的。原來過生日吃餶圈饃還藴藏着帶項圈的含義。

歲月如水,幾十年過去了,如今回憶起來,口齒留香的餶圈饃依然記憶猶新。那是農家柴火的味道,是母親的味道,是我記憶一輩子的味道。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