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河東映像>

書館小記

來源:運城晚報發佈者:時間:2021-01-11

□楊星讓

參加工作時,我的第一願望是到圖書館當管理員,或者到新華書店當營業員。可惜這兩個願望都沒能實現,最後進工廠當了工人。

臨汾市工人文化宮裏有座電影院。看電影時,我驚喜地發現,旁邊還有座圖書館。我詢問了一下借閲手續如何辦理,便興沖沖趕回單位開上證明,辦了一張借書證,押金兩元。那時的圖書都很便宜,一冊書大多是幾毛錢或一塊多,從此我成了圖書館的常客,不斷地借書還書。

這個借書證,我一直使用到我調離臨汾才交回去,拿回了那兩元押金。

調回運城工作後,打聽到運城圖書館,我便又去辦了一個借書證,借書程序和臨汾一樣。圖書館與博物館、文化館成鼎立之勢,都在一起。文化館也有一個圖書室,對外借閲,而且可以自己進去在書架上挑選,雖然書不多,但因為能進去翻閲,我便常常光顧。

可惜後來三館改建,圖書館沒有了。文化館圖書室的書,擺在大街上按定價賣,我聞訊後趕去搶購。

前年,我到大同一位同學家小住。大同城市建設得出奇好,特別是圖書館、美術館、博物館、體育館和大劇院,組成了一個極現代的建築羣,讓人驚歎不已。

我在大同圖書館門口徘徊良久,始終沒有勇氣進去。

從大同回來後,一位同事受邀去永濟講課,邀請我和妻子同去,説是權當旅遊。有這好事,自然歡喜。

講課地點在永濟圖書館,活動也是圖書館主辦的,叫“舜都大講堂”,每月舉辦兩次,邀請名家演講。趁這個機會,我們有幸到圖書館轉轉。

圖書館有好幾層,每層都是書架林立。那天是週末,學生特別多,但都靜悄悄的,有的在座位上安靜地看書,有的在寫作業。還有好多家長帶着孩子來,這些孩子特別乖巧,一個個抿着嘴脣,翻看手中的書。孩子們可能早已習慣了這種氛圍,鴉雀無聲。

原諒我這隻井底之蛙,此情此景,深深地震撼了我。

圖書館原來是這個樣子?

圖書館原本就是這個樣子!

這只是個縣級市的圖書館。市級呢?比如我未敢進去的大同圖書館又是什麼樣子呢?山西省的圖書館又是什麼樣子呢?首都北京的圖書館又是什麼樣子呢?

貧窮和無知,限制了我的想象力。

難怪馬克思、恩格斯、列寧這些偉大無產階級革命家的著作,大多是在圖書館裏寫出來的。他們的座位下,甚至磨出了深深的凹坑。

回來後,永濟圖書館的情景一直在我腦海裏盤旋。

元旦過後第二天,吃過午飯,妻子説她們有個聚會,在汲鹽書館,問我去不去。

也許是在家無聊,也許是那個書字勾起了我的興致,我説去。

我們去得早了點,便在書館轉悠。説是書館,其實就是圖書館。走進去,你會不由得放輕腳步,更不敢説話。寬敞明亮的大廳裏,一排排高大的書架,淡黃色調,明快雅緻,令人目清氣爽。廳內靜寂,只有書頁翻動的聲音。元旦假期,學生居多,看書的也大多是年輕人。

書館有兩三千平方米,旁邊有一茶座。拿本書,執杯茶,讀書品茶,多麼愜意。

創辦者是位很乾練的中年人,也姓楊,我稱他楊先生。我向楊先生請教汲鹽書館有何出處?楊先生笑了。他説,這個名字就是他們自己起的。兩層意思:一是汲取鹽湖優秀傳統文化,二是圖書、文化乃人生的精神之鹽,需汲取之。

説得太好了。

翌日,我揣幾頁紙,攜一管筆,來到汲鹽書館,在一朝南的座位上坐下,提筆鋪紙。四周靜悄悄的,只有翻動書頁的“沙沙”聲,像春蠶在吃桑葉,讓自己成長蜕變。我的筆尖在稿紙上划動,也發出“沙沙沙”的響聲。這是老蠶在吐絲結繭,我寫了這篇文章。在這種環境裏,在這種心情中,書寫着喜愛的文字,的確很美妙。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